江西南昌,南昌新聞網,南昌新聞,江西新聞網,江西

來源:愛之尚 時間:2013-09-26 編輯:小編
導讀:8月31日,甘肅省蘭州市,600余名一年級新生參加“開筆禮”。人民視覺 對母語的情感,并不是指如古人般對文字有迷信式的尊崇,而是能夠發自內心地熱愛漢字和漢語,欣賞漢字之美,

8月31日,甘肅省蘭州市,600余名一年級新生參加“開筆禮”。人民視覺

  對語的情感,并不是指如古人般對文字有迷信式的尊崇,而是能夠發自內心地熱漢字和漢語,欣賞漢字之,并努力規范使用。

  對母語情感的淡化,是文化層面的危機,它的危害短時間可能體現不出來,但是放在更長時期考慮,其弊端就會顯現。

  “難道我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么?”、“我活了幾十年,突然發現自己是一個‘文盲’。”讓網友們產生如此強烈挫敗感的,是近日熱門電視節目《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節目以“聽寫”作為比賽形式,聽寫內容是常用易錯詞匯,參賽者均是初二學生。自8月初播出后,關注度一路飆升。

  “看到神龕、犖犖大端這樣的聽寫難題,我完全傻眼了。”北京語言大學高級翻譯學院的李夢磊對記者說,“感覺現在寫漢字的機會少了,總是提筆忘字。”

  日前,“漢字高峰論壇”在京舉行。專家們指出,計算機和網絡技術的逐漸普及,在給漢字的書寫、傳播帶來極大便利的同時,也產生了“提筆忘字”、“寫字不規范”等“數碼時代的失寫癥”,這對漢字的書寫和傳承提出了新的挑戰。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的受關注絕非偶然,也足以引起人們的思索。

  你提筆忘字了嗎

  我們曾一筆一畫練字,字帖寫了一本又一本;也曾鋪展信紙,看著墨跡在紙面慢慢沉淀,用家書承載思念之情……這些關于書寫的故事對于很多人來說,已漸成回憶,現在的我們提起筆桿,往往錯字連篇,用詞不規范,語句不通順。這正是漢字“失寫癥”的表現。

  “失寫癥”不僅僅關乎漢字書寫,更關乎漢語應用能力,如語法應用、詞匯使用能力的全面退化。《中國青年報》2012年的一項調查顯示,83.6%的人認為現在人們的漢語應用水平下降,其中45.0%的人表示“下降很多”。

  “失寫癥”的產生原因是復雜的。首先,它是時代的“病癥”。隨著電腦、移動終端等信息化設備的普及,寫作發展為無紙化,各種拼音、筆畫輸入法讓“寫字”變得很簡單,而且,盡管智能手機都提供“手寫輸入法”,但強大的聯想與糾錯功能,也使得提筆忘字變得“沒什么大不了”。于是,久而久之的,人們的書寫能力日益下降,這也就無怪乎《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的“成人體驗團”,連“癩蛤蟆”、“間歇”這樣的常用詞正確率都不到50%。

  現行教育體系也是“失寫癥”的重要原因。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學部委員、中國辭書學會會長江藍生教授指出,“目前,我們對外語的重要和必要的理解發生了一些扭曲。一些家長對于孩子學習英語的重視超過了對母語學習的重視,有些地方從幼兒園開始就教外語,導致孩子們將英文字母和漢語拼音發生混淆,打破了孩子們母語認知的規律。”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的一項調查顯示,在大學生中,學外語時間占全部學習時間1/4以上的,達到65%以上。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大學生漢語應用能力的快速退化,這導致有些外國的導師都對中國留學生漢語知識的匱乏感到意外和震驚。

  “敬惜字紙”之失

  除了信息化和英語對漢字的沖擊之外,網絡語言的沖擊也不能忽視。江淹有詩云:“囧囧秋月明,憑軒詠堯老。”這樣的詩句在今日卻有了別樣的意思。網絡熱詞“囧”已被賦予了“尷尬、郁悶”的全新含義,其象形的本意“明亮”早已被很多人遺忘。在“囧”之外,杯具、坑爹、腫么了……大量的網絡用語紛紛涌現,并呈現出粗鄙化、戲謔化的傾向,消解著漢語的美感。

  網絡用語解構的不僅是孤立的詞匯,更是動的語言整體。北京師范大學教授、《通用規范漢字表》研制組組長王寧介紹說:“漢字不是一個字一個字地孤立存在的,它是一個系統,有自組織的能力,比如出現了‘囧’,就會出現‘囧迫’等不規范用法,并用在句子中。”

  古時,市鎮街頭、書院寺廟內會矗立“惜字塔”,對寫過字的廢紙,古人要誠心誠意地在其中燒凈,以示對文字的敬意,官衙不準人們將寫有字的紙張用于制作扇子、雨傘、卷煙、包肉紙等等,也是出于對文字的敬重。而現今,古人“敬惜字紙”的傳統似乎已漸漸消逝。“失寫癥”的表征之下,折射的是人們對母語情感的缺失。

  “人們對母語情感的淡化,是文化層面的危機,它的危害短時間內可能體現不出來,但是放在更長期考慮,其弊端就會顯現。”南京師范大學教授酈波說,新文化運動以來,漢語經歷了白化、拼音化等幾次危機,但這一次危機不同,它來源于人們自發的情感淡漠。

  對母語的情感,并不是指如古人般對文字有迷信式的尊崇,而是能夠發自內心地熱愛漢字和漢語,欣賞漢字之美,并努力規范使用。

  “在全世界的古老文明中,唯有漢字從它誕生之日起延續使用,至今沒有中斷。”中國文字學會會長、安徽大學教授黃德寬說,“漢字有著一種構造巧思之美,造字時,近,取之身,遠,取之物。漢字也有一種韻律美,寫字的人通過輕重、構形的變化體現出一種韻律。”

  有文字專家指出,漢字以“天圓地方”為構形,方,是漢字的外形,圓,是文字的氣韻。古人的天動說,大地不動,天在旋轉,文字也同理,“氣韻生動”。而在這種“動”中,“氣”是陽剛,“韻”為陰柔,這正是漢字陽剛與陰柔美相和諧的表現。但現在,人們對漢字之美的欣賞越來越少,反而調侃化地使用漢字,也輕視對漢字的書寫。

  當然,本民族文字遭遇挑戰的,并非我們中國自己,環顧全球,政府重視母語使用與國民語言能力提升的浪已悄然興起。法國議會通過的《法語使用法》、俄羅斯總統簽署的《俄羅斯聯邦國家語言法》、韓國關于韓國語言發展的《世宗計劃》均對本民族語言的使用以及國民的語言文字應用提出了具體要求。

  危機中蘊涵機遇

  “人們的漢語書寫能力、應用能力出現危機,但有危機就有機遇。” 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管理司司長姚喜雙說。

  就以漢字書寫能力為例,機遇,是指在當下的危機中,蘊藏著引發人們關注危機、激發人們熱愛漢字、提高人們書寫能力的機遇。《中國漢字聽寫大會》就絕佳地詮釋了如何在危機中抓住機遇。

  “《中國漢字聽寫大會》這個節目撩撥到非常敏感的一點,那就是在信息化的時代,我們以漢字為代表的古老的文化該如何傳承下去。這個問題能夠被提出、正視、思考,就是一個很重要的開始。”北京語言大學教授李宇明認為。

  “書寫的文明傳遞,民族的未雨綢繆”,《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節目的宣傳語體現出媒體的責任,日前,河南衛視的《漢字英雄》、光明日報社的“全國漢字輸入大賽”也紛紛啟動,恰如中央電視臺的副總編輯李挺所說:“傳媒更重要的責任是對知識的普及,對文明、道德的推動。《中國漢字聽寫大會》是我們承擔責任的具體表現。”

  而在教育領域,提升漢字書寫能力的訴求日益高漲,“機遇”同樣不容忽視。記者了解到,教育部已于2011年、2013年分別印發了開展中小學書法教育的意見和綱要,建立了389所中小學規范漢字書寫教育特色學校,并連續組織開展三屆以“書寫經典,傳承文明”為主題的全國學生規范漢字書寫大賽。教育部副部長李衛紅介紹,未來“將繼續完善中小學語文課程標準、評審規范漢字書寫教育特色學校、組織書法名家進校園等活動。”

  除了教育和文化部門的努力之外,社會各個領域都可以在漢語應用能力的提升中做出自己的努力,國家《通用規范漢字表》研制組組長、北京師范大學教授王寧強調,漢語教學過程中如何激發興趣,加強趣味性也是未來漢語教學的探索方向。北師大附中特級教師鄧虹認為不可忽視民間的教學力量,“民間有很多漢語教育‘達人’,他們用非常生動有趣的方式來對孩子進行字詞教學,收效特別好,我們需要向他們學習。”

  正視“失寫癥”的出現,正視漢語應用能力出現危機的現實,抓住危機中的機遇,讓每個人的心中都懷有對母語的熱愛與敬畏,將中華文化繼續發揚光大,使國家之魂長盛不衰,每個人都責無旁貸!(趙婀娜 劉伊能)

    猜你喜歡
    娛樂
    3
    生活
    3
    時裝
    3
    數碼
    3
    妝容
    3
    網友關注熱點
    本網站原創內容(文字、圖片)受法律保護,“愛之尚”歡迎引用和轉載傳播,但請注明出處。
    Copyright © 2010-2015 愛之尚 www.osqjza.tw All rights reserved.
    20112012德甲